MIUN陛下是大BOSS

今天的miun,也一样佛系并且深爱着这个世界呢。

ooc预警。
d5同人,cp殓摄。
生物课上的摸鱼...生物真难啊。
约瑟夫刀画错了...(瑟瑟发抖

殓摄.舞起3

因个人原因拖更很久,十分抱歉。
d5同人。cp殓摄,ooc预警。
第二章
射杀信天翁的水手借用了柯尔律治的《水手行》。
我流出没。



“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地

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了

海也不再有了。”         ——《圣经.启示录》



11.

???

吞食食物,是那个孩子正在做的事情。

看不清面容,一切都是黑暗,但毋庸置疑那是个漂亮的孩子。

以残暴与不停歇的自虐方向吞咽着眼泪以及噩梦。他幼小的骨骼是瓷白色的,却盛满了富有光泽的五光十色之恶。小口的咀嚼,盘子上只有暗红色的似液体流动的血肉。摇曳在暗淡灯光下的不知名花朵,不经意间阴影似水过渡变化。

在大到不可思议的洁白空间里,孩子孤单坐在长桌前。只有餐具与盘子轻微的摩擦声,太过轻小却因停滞的平静而显出落寂。

“这里,又是谁的梦呢?”



12.

1888.6.12

被捅了十九刀的女尸,全身上下血肉模糊。这次相比前两位女士有所改变,至少少女的脸庞尚能令人识别。警方仅凭一张脸在确认女尸的身份,但最令人不安的是女尸脸上自然的表情。

那是根本对自己的死亡毫无意料的放松表情。毫无察觉的死亡,令人无法想象她的经历。一刀致命是难以接受的,这需要太过高超的技巧。即使真的是致命的伤害,死者也一定有着等待死神的几秒种,这段时间内的痛苦会使死尸表情扭曲痛苦。表情一向是警察判断死者死亡方法的有效手段。然而这具尸体有着放松自然的神情。

这一切令人无法解释。



13.

1888.7.1

入殓师的工作持续了88年的六月。

处理了连续几年的工作档案后又接到了几具客人。他如同送行者一般为一个又一个逝去的生命妆点着他们将行的最后道路。他确信他对死亡已经麻木。然而独自一人时,却仍感到嚼之无味的孤独与恐惧。

他的半生有凉薄寒冷的色彩,却可以称作是成功的人生。

然而灰白的脊椎开始自发溃退,人生中总是充满一次次破镜重圆镜花水月。伊索.卡尔摘下他的面罩。他的心中映衬着他的黑发和黑色的眼瞳。如同不知出处的童谣中的黑色信天翁一般。

他渴求着梦中与他一起起舞的尸体。

现实如同帆船逐渐下沉。包裹着的膜,令他感到厌烦与厌倦。年少的饥饿感愈发明显。

腹中的饥饿感是一种充满疯狂的渴求。

信天翁停留在灰暗破旧的船帆上。它等待着所爱的水手将它射杀。



14.

???

我曾有一个双胞胎兄弟。他有着和我一样的容颜。我确信我们深爱着对方。

自出生至他离去,我们相依相伴,仿佛一人。然而时光将我们分离。仿佛完美之圆被切去一半,直至今日,我仍是缺失之人。

死亡是生命腐蚀的开始,还是梦的结束?

我尊重死亡的庄重,然而我永远不能理解空白的梦境终点。若一生匆匆离去,那么时间本身就是错误的概念。然而宴会总是有散,离别却从不会缺席。

我开始用画笔将一切记录下来。

如果影像是唯一储存梦境并在某种意义使其持续的方法。

然而我不久后我发现一切都是徒劳。

绝望一切都开始析颓崩离,在我的脑海中世界如同吸食毒品后一般歪曲而充满艳丽色彩。

......
年少时,我梦到了一只信天翁。他长久的停留在我的右臂梳理自己黑色的羽毛。



15.

1888.7.3

那一天电闪雷鸣,暴雨持续不断。直到天际被黑色占据,伊索.卡尔仍未找到清晨出门的约瑟夫。他撑着一把雨伞,走过了伦敦所有街头。

他坚信这并不是无谓的寻找工作。

他终于发现在街巷里昏暗的一团身影。

他撑着一把雨伞,走到约瑟夫面前。伸出手去扶男人的右臂。他能感受到约瑟夫衣服下的冰冷。伊索.卡尔发觉自己终于有了一种对于人体的恐惧。然而他看到了约瑟夫胸膛的起伏,虽然轻微到令人几乎微不可见。

他扔掉了雨伞,倾盆大雨驱散着他的温度,有水流到眼睛里。伊索.卡尔背起约瑟夫,昏暗的灯光照映着回家的路。

仿佛一切与28天之前无异。


他躺在床上昏昏睡去。直到感到有湿润的软体,舔舐着他的唇。他下意识伸出手去,却只摸到了半干未干的发丝。迷茫中的惊讶使他清醒,当他睁开眼睛,却只看到一双蓝色眼睛看着自己。

那是一片海上之雾。有着海洋的蓝调与蒸汽的朦胧。

后来他什么也记不清了。

只记得在疯狂的律动中,他抓住了约瑟夫的手。一切都因轻微的迷离与啜泣而溶于暗红色的迷雾。

一片空白如天空般渗透了所有。

有着奶白长发的男人在渗透中用手制止了自己的尖叫,他的另一只手绞紧了床单,黑暗下无人看到他修长手指在用力中的美好弧度。

然而这实在是令人痛恨的极致圆满。这圆满来自于两人的内心。被接纳者感到包裹着的部分的温热,那是与他心脏温度一般的炽热。约瑟夫包容吞噬着另一人的炽热之物,仿佛自身身体中失去的部分被重新接纳一般。约瑟夫感到了自己终于归为完整。

他的体内仿佛有一只破蛹而出的蝴蝶。脱离的渴望带来了猝然的喷发。

一瞬间泪水涌出滴落在卡尔的眼角处,冰凉透明的液体顺着脸庞向床上滴下。有一刻卡尔分不清是自己在哭还是约瑟夫在哭。

余韵中,一片宁静的黑暗中。在轻微的喘息声中,约瑟夫撑起身体看向卡尔,眼角或许还带着哭泣的嫣红。

他的睫毛闪闪忽忽,挡住了昏暗不明的蓝色海洋。他问:
“我有告诉你我曾有一个兄弟吗?”


您好,感谢您点开了我的主页。
我是miun,喜欢画画和写同人。
蹲在很多坑,虽然很想产粮但是懒癌晚期所以大概和废人没什么区别。
爱好是男孩子们和女孩子。
是学生狗,因为大考小考的原因不定期填坑。并且喜欢扩列却因为自身原因常规性躺尸。请您谅解。
日常是画画看同人,并且是对老滚5有迷之喜爱的文明m4爱好者。
目前想努力写好文画好画。
这是一个非常没有逻辑的置顶,非常感谢您看到了这里。

殓摄.舞起2

ooc预警,cp殓摄。

第一章请戳这里。

希望大家看得开心。(一写杨师傅就禁不住自己的涛涛爱意结果写了很多...为了让殓摄在一起真的费尽心思。

有一些我流彩蛋。

顺便写完之后觉得自己废话好多...辛苦看下去的大家了XD



6.

1888.6.6

在第二天清晨的刚好六点,那按理来说是卡尔先生的懒觉时间。可惜那天他不得所愿。当他的手在模糊之中触摸到了不可思议的冰凉后,睡梦中的入殓师终于察觉到了自己的处境是与从前不同的。他受惊办想起身,却在意识到自己正在与陌生人同床共枕时放缓了动作。

他的右手还放在男人的胳膊上,那正是冰凉所在。

伊索.卡尔有生以来第一次冷静认真到可怕的想着:我明明记得,昨晚自己睡在地板上的。

他没有来得及想其他事情,也想不起任何事情。

因为在几乎在同一时间,那个他面前一直昏睡的男人睁开了眼。

同时卡尔发现了他的眼睫毛是和发色一般的奶白色。

他不由得放轻了呼吸,甚至有些紧张的看着那双眼睛睁开。

那是一双海的眼瞳,仿佛聚集了世间上最深邃的海水,提取出它们蕴含的蓝色,然后按在这个男人的眼眶,任由这颜料般不真实的蓝色由时光涂抹。

拥有美丽眼睛的男人微微将头转向了他,嘴角微微扬起,带着不自然的笑意对他说:

“您醒了。”




7.

1888.6.6

“这么说,你是法国人。”

“是的,但是很早就随着父母来到英国了。”

那么,为什么你会昨夜昏倒在街头呢。卡尔想问,但是他没有开口。在一阵沉默后,他开口问道:“那么,您现在的打算是...?”

“唔,本打算昨天动身去法国的。但是意外措手不及,所以我想今天应该动身...”

这么随意真的没有问题吧,怎么说也是去另一个国家,但是你这么随便的话....现在的贵族是不问世事还是太过天真呢?不过,最重要的还是...

“我想您短时间可能无法动身了吧。”卡尔想了想。

男人微微吃惊与疑惑的表情使卡尔不由得问:“您是...不知道最近伦敦的事情吗?”

“不...请问发生什么了吗?”

难怪敢在夜晚小巷里毫无防备的晕倒。不过连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事情都是不知道,是被保护的太好了吧。卡尔顿了顿,将口罩向上提了提。

“最近伦敦出现了杀人犯,目前造成死亡两人,且全部是女性。出于安全考虑,警察对近日进出伦敦的人员都在进行排查和拒绝。如果不是非常重大的事情,出国估计是比较困难的。”

男人闻言露出了无奈的苦笑。

卡尔不由得问:“您在英国没有亲人吗?”

他摇了摇头。

那么,现在要怎么做呢。不擅长交际和拒绝的卡尔不由有些不知所措....要拒绝吗?

还是做不到。

于是,卡尔只能叹口气,对男人说道:“您...需要暂时借住在我这里吗?”

男人仿佛吃了一惊,卡尔不禁担心到自己是否太过莽撞无礼。

不过令他放松的是,男人对他露出了笑容:

“那么麻烦您了,我叫约瑟夫,诚挚表达我的感谢之情。”




8.

1888.6.7

“没有想到您是入殓师啊。”

在目睹了卡尔完成工作后,约瑟夫感叹道。

唔,要怎么回答呢。说太多工作上的,会不会吓到约瑟夫呢?可是若是只说一句“是的”又会不会显得太敷衍。想了很多的卡尔,觉得和人交流真的好累啊。他只能说出自己一辈子说过最多的字眼:

“嗯。”

“入殓师,是一份很好的工作。”

唔...唔?卡尔感到了一些意外,他隔着口罩,声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为什么这么说?”

更出乎他意料是约瑟夫露出的意外的表情,那是不同于常人客套话被问穿的尴尬表情。这让卡尔意识到约瑟夫的话并不只是客套而已。于是他不禁又问了一遍:

“为什么呢?”

“如同叶子在秋天落下,花朵在夏天盛开一般。万物轮回的规矩,本身就是跳脱时间,不会死去的永恒。死亡是归于万物法则的,是一种庄重的永恒。”

约瑟夫语气轻快而带着一股卡尔熟悉的兴奋,读诗一般说着:

“能为成为永恒的道路工作而为其增添庄重的入殓师,当然是很好的工作。”

约瑟夫带着卡尔熟悉的兴奋,一字不顿的说出自己对入殓师职业的肯定。

如果这个人早一些来到自己身边的话....那么今天的自己是否会有所改变?

卡尔用这个问题衡量了许多人。

然而约瑟夫是唯一一个让他明确说出“是的”回答的人。




9.

1888.6.9

仅仅七天时间,伦敦又有一位女士被残忍地杀害了。

与前两位受害者一模一样的手法,让市民陷入了比上一次浪潮更为严重的恐慌。警察局不得不严禁夜晚出行,一向抗拒宵禁的市民第一次遵从了警察局的建议。

卡尔默默数了一下刀口,共计十九刀。

他发现了刀伤的数量在变。第一个受害者珍妮.塔布连被捅十刀,第二个受害者奥维朵拉.尼古拉斯被捅十五刀,而第三位也就是最新的受害者斯里娜.查普曼则被捅十九刀。

这是行凶者蓄意而为,或只是随随便便的发泄?

在不确定自己猜测是否正确前,卡尔决定不对警方提出想法。




10.

1888.6.10

卡尔近日陷入忙碌之中,他迎来一位需要耗费大量精力时间的客人。

而约瑟夫原本的出国计划,也因为“杰克”而不得不再次中止。

虽然约瑟夫无法再享受到卡尔的曲奇饼服务。但是他终于有时间去到他早已想回到的地方。

那是伦敦的一间普通到破旧的小阁楼。

当约瑟夫的靴子踏上这长久未进行维修的破旧阁楼的木质楼梯时,那仿佛将死之人呻吟的吱吱声音也随之响起。那是危险而刺耳的声音,在这阴暗的阁楼中尤其令人不安。可是约瑟夫却因此露出了微笑,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加快了步子。

他的右手握着伊索.卡尔从未见到过的长剑,步伐坚定而轻快的走上了阁楼二层,优雅的容貌因脸上逐渐扭曲的笑容和神经质的身体颤抖而显得不详。

有久积的灰尘因主人的到来而飞扬,纷纷折射着将要消失的阳光。那些昏暗的光芒,不清晰的映射出房间四面墙上贴满的挂满的照片。

那些照片无一例外,记录的都是人类的脸庞。

那都是栩栩如生的照片,却因太过生动而使人心生恐惧和怀疑。

约瑟夫没有为一张照片驻足。

他步伐越来越轻快,带着因为激动兴奋而略有扭曲的笑容走到房间最大的照片前停下。

那是唯一一张几乎占有半面墙一般大的照片。

照片上的人像有与约瑟夫如出一辙的美丽容颜,只是照片上的孩子,明显年龄远远小于约瑟夫。照片里的孩子笑容仿佛天使一般清澈,连阳光也只在这张照片上驻足而不忍离去。

带着扭曲笑容的约瑟夫,与照片上的孩子是完全不同的。

约瑟夫也似乎意识到了,但他歪了歪头,更开心的笑出了声。

接着他走上前,抚摸着照片上孩子的脸庞。

声音温柔到令人毛骨悚然的说:

“好久不见了,哥哥。”




非常感谢您看完了.第三章在这里.



【殓摄】舞起

名字随便起的。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欢迎捉虫欢迎讨论。
画画的写文系列,请不要抱有太大期待xd



1.
1888.2.3
伦敦是一个泥潭,叫嚣着吞噬着所有人的精力或是欲求。伊索.卡尔一直如此想着的。但这如此没有道理却理所当然的想法也许包含着他个人的原因。

那是被后人称为维多利亚时期的英国。

....或者说是充满着蒸汽喧嚣与因不可知的未来造成的癫狂。这种气氛使卡尔先生十分厌恶。

那位女士的妆容,还真是精致啊。卡尔先生在心中称赞了迎面而来的中年女士。他步伐稳重,与那位女士擦肩而过。早春的伦敦,尚有一丝寒意。伊索.卡尔整了整自己的领子,脚部不停去迎向新来的客人。



2.
1888.6.2
这是第二个面容全非的女尸被送往卡尔先生这里。她被捅了15刀,伤口因长时间的未处理已经开始腐烂。她死的有一段时间,卡尔只能看出来凶器是一把不是很粗的长刀。

人们为行凶者甚至起了一个名字。近日伦敦所有女性全部因叫杰克的男人陷入恐惧。

那是非常暴力与发泄的杀害,所有伤害都是彻底到令人心生恐惧的狠毒。行凶者的精神似乎濒临崩溃,他的挥刀是常人无法想象的歇斯底里与疯狂。警察从伦敦的精神病人开始寻找,因为26刀中有至少十几刀是毫无章法的发泄,造成这些无用却狠毒的伤害是浪费时间而不理智的。出于某种心理恐惧,所有人都相信了行凶者是一个被代称为杰克的精神病人。

然而这样的认为本身就是不理智的。当然有人这样想。

但是卡尔先生并没有对调查的警察说出半点自己的想法。

他只是又伏下了身,近乎温柔的修复着女尸的脸庞。




3.
1888.6.5
那具女尸被送出去了。

被修复到近乎完整的脸庞仿佛还在微笑,在她被抬走时卡尔默默说了句再见。

他在工作中一天天爱上了一个人默默与尸体共处一间房间。

那些颓废的阳光将尸体打亮,有着腐烂的灰尘飞扬。

伊索.卡尔经常做着自己与一具尸体跳着舞的梦。

他的脸与那具尸体的脸几乎贴在一起。那是他看不清却仍认为美丽的面孔。

他的房间空空荡荡,他和尸体在跳着舞。

他的手放在尸体的腰上,他们在黄昏时翩翩起舞。



4.
1888.6.5
那是一个无事所所的下午,卡尔先生在椅子上打了一个盹。

他做了一个称得上是好的梦。

是好梦吗?伊索.卡尔默默疑惑着,推开门走向自己家中。

或许今天晚上女孩的惨叫便会响起,那位“杰克”将再次开膛破肚。女孩的肚子或许会被剖开,流出的血液与器官如花一般在石板上蔓延盛开。那是永恒的花朵,它们将再次将灵魂引向深渊。




5.
1888.6.5
当那个“女孩子”倒下来的时候伊索.卡尔少见的犹豫了。
那是一个有着美好容颜的男人——事实上,当他倒下被卡尔发现扶起来时,通过坚硬骨骼与一层薄薄的肌肉就已经可以知道这是无可置疑的男性。

卡尔从不是一个好心人,他讨厌与人接触。

但是他碰到了已经昏倒的男人的手,那病态苍白的皮肤下传递出他熟悉的凉意。

于是他自然的探了探男人的气息,那微弱却稳定的生命体征使他松了口气。

他是一个看上去绝不会和我有交集的人。卡尔想。

奶白色的长发是贵族常见的发色,男人身着讲究而庄重,即使在昏迷也是从容的美好表情。

卡尔从不会因为容貌而对人心生好感。莫种意义上他眼中众尸平等。

可那一刻他想:这样的人与我不同,他天生该在众生前闪耀。

于是他背起了昏迷的男人,在昏暗的夜灯中走向家中。

后来他终于为自己的行为找到理由:

他不该死在伦敦黑夜中肮脏的街头,哪怕只是万一。




谢谢你能看完这篇文。

如果还算入眼的话,第二章在这里。

“唯一的遗憾是不能在更早见到你。”
双倍的摸鱼,双倍的快乐!(突然激动!

分镜参考

双b设定也不错?
或者只保留信息素性别修改一下?
约瑟夫奶油味很符合啊,卡尔虽然看上去很丧但是其实面对喜欢的人是很青涩的...有些ooc了。
突然想起来,柠檬是夏天的浪漫。柠檬和奶油真的越想越觉得激萌!´・q・`(给大佬们递笔

ooc预警。背后注意有。cp是私心!
约瑟夫真是大美人啊呜呜呜我d爆看我旋转跳跃闭着眼激情摸鱼(什么!